Zenith西风  我还是想成为同人界最肮脏的写手没有之一

2017.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7.1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最近很忙。
我也不知道忙什么。
反正就挺忙的。


翻以前旧记录的时候突然翻到以前被月华写的三幸H文。好像因为怕被和谐都没在BO上放过,挺可惜的。
全H。NC17有。

……我就知道这样说你们反而想点进来看。
来起!



三日桥


CP:三成X幸村
NC:17N
原作:战国无双2




野有茜兮,猗傩其华。
林有守兮,不可近狎。
君袖振振,守岂不见?
子如茜华,洵美且异。
之子于归,宁不我矜。
我心悠悠,在子之侧。

他想我心悠悠,永在君之侧。

他想我心悠悠,永在君之侧。
三成离开的时候正是散椿凋落的时节。是说向当时的关白丰臣秀吉汇报并不需要那么长时间,但突如其来的事故还是迫不得让他在大阪城缓了一夜不得回来。三成派人送回来的信札附着的是还鲜嫩的红椿。一路颠簸花瓣依旧妖艳如初令人不由想起它主人的模样。印有蓝花的札子上寥寥数语都只是在提大阪城刚要过去的盛大花事。
在幸村展开信札的时候庆次正踏入和室。刚点燃的熏香盘旋在他棕色的衣带上有种清丽说不得的魅惑之感。如果是炙热的情书还尚可理解,但特令人快马加鞭送来的札子上短短数语都是在描述那场难得一见茶花花事的美好使得幸村对于这一行为感到迷惑也是正常的。庆次侧靠在门口并没有开口,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可以清楚看见月色下幸村的五官,带着太过分明的迷惑之色与他身上的肃杀之气相比,并没有不和谐的地方,反而更显得他仪态非凡。到也是件有趣的事。庆次这样想。
于是他用手背敲了敲墙壁意料之中的看到对方脸上毫不掩饰的惊慌失措。那样毫无遮拦的情感流露一点也不像从小便作为人质长大的男人。也许正是这点吸引人。面对庆次脸上捉狭的笑容,幸村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将手中的信札如何处置。他挥手将信札往后一扫,手指拂到掉在一旁的红椿。花瓣被粗暴的动作粘出褐色的曲线,于是他转身对此惊慌失措手忙脚乱。
对此一幕庆次忍不住哑然失笑,他伸手直接去就他的手臂,正好可以瞥见他纤细而漂亮的锁骨曲线。虽然纤细但没有女人的阴柔还有种说不出的趣味。
“庆……庆次殿?”幸村的声音总带着一种本能的羞涩。
“啊三成那个家伙今天不回来了吧?真是受欢迎的男人呢。”庆次故意伸出一只手去揽幸村的腰,他有些理解三成对幸村的想法。逗他生气或者看他羞恼的样子也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啊,这样想的自己也快成为和三成那样恶趣味的人了。
“呃庆次殿……”面对庆次几乎是刻意的骚扰,幸村多少有些局促不安。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样与人近距离接触。但庆次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走走走。你来了还没去见过这里的闹市吧。哎哎,老是和三成那家伙待在房间里看书不会没劲吗?我带你去见识见识。这里有很多好酒哦。”说着男人一把拽起幸村的手连拽带拉地往外走。
[我发现自己废话太多了……]
初春的晚上还带这余冬的冰冷。幸村比所见的更加不胜酒力。两杯清酒下去脸就带着些烟火的微红,在一片乳白的月色下他浓密的睫毛历历可数,垂下眼脸显着皮肤带着不自然的红潮。还未到樱花盛开之时,整树花苞盛情累累。幸村一身白衣短锯坐在树下,庆次颠着酒瓶拿眼诶批发去觑他棕色的发丝,看他披发下迷离成一线的眸子,他探身过去闻到他细微而炙热的呼吸洒在自己的脸颊。清酒的香味随着他微张的唇齿间泄出来。庆次在这种方面并不是一个怀有自制力的男人。事实上让事情变得更负责往往成为了他的兴趣。
他觉得下腹一热,就干脆顺着本能将对方压在身下。幸村眯着眼睛去推他的肩膀但更像是欲拒还迎。他挣扎了几下但只是把这情况演变的更糟。庆次大胆地将手掌顺着腰带下面潜入去抚摸他光滑的大腿内部。幸村努力地睁开眼睛刚好刚到庆次情欲满溢的五官,他发出类似惊吓小动物的声音:“庆……庆次殿?”无法想象平时肃颜的青年能发出如此的声音,下身硬的生痛,他用手将幸村的双手固定在头上方,另一只手沿着他坚实充满弹性的肌肉一路往下。最后将欲望死死地抵在对方炙热的中心。意料到会发生什么的幸村开始惊慌地挣扎。他的身体和那些娈童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但将自己的下身送入对方的身躯看他因为疼痛而眼角迸发出液体的瞬间,庆次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了解三成的感受。幸村脸上那种忍痛的羞耻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疼爱却也同时也想让他更痛。
而幸村只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并不美妙的梦靥。
与三成以外的人发生关系,这事他从未想过。他和三成之间也并没有达成任何情人之间的约定,这是确实的。但如果三成知道了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也不敢去想。好像自己单方面默认了这种秘密的关系一般。简直是不知羞耻呢。醒过来的幸村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僵硬在原地一时半刻没反应过来。庆次这个肇事者却试图明显毫不存在的羞愧感一般派人送来了一枝还未盛开的樱花花枝,并附有写着:“真是抱歉呢。请好好休息吧。”的条子。如此厚脸皮的人让幸村只有苦笑的份。
他看着胸前大片的情色痕迹立马下了决定不再等三成归来先回归地再说。因此不管还颓自疼痛不堪的下身挣扎起身穿好衣服结果刚迈出房间就听侍女前来告示:“大人回来了。请幸村殿在此等候。大人把事务处理了就马上过来。”幸村终于笑都笑不出了。
幸村用他的脑袋怎么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三成。虽然他和三成之间没有任何守节的约定但……但……正站在前面的侍女见幸村立在原地许久没有反应,忍不住抬起头用眼窥他。一身随服的幸村殿下虽然比不上自家主人漂亮妖魅,但眉眼间的英气与清秀的五官合着武将特有的逼人气势也是极为动人的。只是脸色惨白了一点。显得不那么威风凛凛,真是可惜啊。
只是她不知道这位将来的战国第一武将此刻竟有了逃跑的念头。
“那个,请通报三成殿。在下身体不适。今天先回去了。”虽然逃跑是武将最不耻的行为,但幸村仍是硬着头皮说到。
“咦?啊?”
还未等她说完,幸村深吸一口气绕过她就往前面走去。
“怎么?我听说你在这里等了一天。怎么突然就身体不适了。要不要派人来看看。”幸村忽然觉得呼吸一窒。盛日的暑气顺阶渗入廊内。侍女们双双放下遮蔽日光的帘子,有条状的深色日影侧在地上。他猛吸了几口气才敢转过头去。
“三成殿……”
三成抿了抿唇将手里的扇子收了一收,走到幸村的面前。多日不见,幸村只觉得他的容貌比往日更盛。浓紫色的衣袖与金色的扇柄更衬得他肌肤洁白令人不可直视。三成也不看他惨白的脸颊,只是点头微笑说:“这扇子正是这次北政司大人所赠。幸村觉得如何?”幸村这才发觉他正一直盯着对方的手腕看,马上移转了头开去。三成看他羞红的耳根忽然觉得他非常之可爱令他忍不住想再逗弄他。于是他伸了手就去将幸村留到耳根的发丝拨到耳后。不出所料幸村大惊之下往后大退几步。三成装出受伤的模样只是眼里全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在下刚见一只蜻蜓停在幸村肩膀心急之下想把它撵走,一时心急越距之举。是在下失态了。”言词恳切如斯幸村再次无话好说,转了头鼓起勇气再次提出:“在……在下身体突感不适,还是想先回去了。”
“哦?既然不适那就应先歇息不宜再做奔波。我去驱人前来看看。”三成眉眼一挑脸色沉静变的比天气还快,口气中的不悦到带了十分。幸村顿时说不出话来,三成见他低头绻起的眉头就伸了手用手指一下一下刮擦着他裸露的手背。那种轻柔就像是在进行若有似无的调情。幸村有些发窘地抬起头来正好迎视上对方漆的眼眸回望过来。
那种浓烈的颜色让他想起昨天三成派人送来的椿。漆的颜色下面层层漫出不可环视的高贵情色。他就像是不适人事的孩童因为探究了贵族的后院撞见了即将凋落的褐色花事而怅然害羞。这落在三成的眼里是极为诱人的。他于是伸手就去牵起他的手裸领着他往房间里走去。
等幸村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回到早日的房间里。三成非常体贴地将门关上。他跪下身体隐秘之处的晦涩疼痛令他再次想起昨天晚上的荒唐之事。涨红了半张脸的幸村露出绯红的脖颈,以及他因怀中之事而不知觉中低下的头那些沉在日光中,显得格外可爱。三成不慌不忙地端坐在幸村之前。故意不去理睬情人手足无措的举动。他将他晾在那里。把手玩弄着自己那把金柄紫绸扇面葵扇,朱白的手指和底下掉金的穗子缠在一起,糜丽多情。
“昨日北政司大人举办了千椿宴。”三成的突然开口让幸村仿佛从梦魇中惊抬起头。三成整个身体已经欺压过来,中间隔了那瓶插着送来散椿的白瓷花瓶,三成的声音在暮色里像是湿润的帛巾。幸村感到整个身体的细胞都因为他淡淡喷洒在颈边的呼吸不可克制的颤抖起来。
“三……三成殿?”因为下身不可诉说的疼痛,幸村向后仰起身体。三成并没有乘机覆压过来,而是将手边的花瓶移向一边。“北政司大人的花事雍容典雅不可方物。大人还特地送上这只红椿以示春日将逝之过。”今天三成的心情好的令人诧异,他用精致的微笑诉说这花事的美好,一边有些漫不经心地用手去探幸村的肩膀。
“三成殿?”对于两人之间即将发生的性事幸村从来没有发生任何抗拒。这点是为三成所喜悦也是深深痛恨的。在满足的同时会感到有些微微的受挫。即使是石田三成也无法解释内心这种矛盾的情绪。
最终他将此转化为一种情事上的暴虐。但幸村对此也并没有严加拒绝过。这其实是让他有些受挫的。
但今天的幸村对于情人的贴近却第一次地采取了不同的态度。
他像被蜜蜂蛰了一口似的推开三成的手臂。漆色的眼睛里是大片惊慌失措的幽灵。三成先是愣了一下,接下来就对这意外的行为起了浓重的兴致。
“抱……抱歉。三成殿能否……能否先把灯吹灭。”幸村的声音在此刻用渴求来形容也许更为恰当。他从不会说谎。即使身体想但是这太过直率的灵魂也无法纵容他的所为。
这是太过纯洁的灵魂。令人生厌。
“哦?为什么?”三成并没有一口否决他的意见,他只是感到由衷的好奇。
“太……太热了……”连借口都想的如此拙劣,真田幸村的这种态度突然让石田三成不爽起来。他的眸子突然压下倾城多日的阴云。
石田三成沉默着没有开口,真田幸村也不敢。他看着对方突然直起身子然后微笑起来,那是佛掠夺三千飞鸟之后剩余的华丽景致。然后看他用手将油灯执到身边。
“来。幸村。过来。”幸村因为他叫唤了自己的名字而全身颤抖。那并不是喜悦的反应。
三成的眼睛总是很漂亮。睫毛密长,眼角在灯光下有着妖异的美感。他的声音此刻像是从那些不可秘传的佛经里传出的:“幸村,过来。让我看看你。”
于是幸村踌躇着移过身去。颤抖而缓慢的。
他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被完整地打开。非常优美的四肢,关节,以及尚未愈合的下身。
这过程中幸村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三成的五官。当三成的视线落到那一处时他几乎想咬舌自尽。但三成却平静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被捉在笼子里的蛐蛐们摩擦着脚发出划亮夜空的鸣唱。
过长的时间停滞,皮肤放置在冰冷的空气中几乎死去,幸村觉得战场残余的日光也尚未如此寒冷。三成不气反笑:“幸村殿真是多虑了。”
幸村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他,石田三成的眉眼合着微笑在灯光下光华夺目另人不可直视。那种美丽不是凡间所有。
“幸村殿该不会以为我会因为这个而责怪幸村殿吧?”三成将手上的油灯搁置一旁。火苗在停滞的空间中跳跃不停。
“……?”
“难道幸村殿认为我三成是个心胸狭窄之人?”这样说着,一边覆压过去。三成的动作简直可以用温柔多情来形容。
一点一点拉开对方的衣服,三成的手掌如呈放着散椿花瓶一般的冰冷。他沿着脊椎一寸一寸地往下抚摸幸村柔韧的肢体。他的动作缓慢也并不施力。贴着肌肤若有若无的勾勒幸村脊背的骨骼弧线。
“三……三成殿?”幸村因为对方意外的温柔而感到无比的诧异。他甚至有些发憷。三成像是安慰似的抬起头轻触他的唇角。并慢慢施了力吸吮他嘴角的液体。那几乎是一种刻骨的调情了。但幸村对此并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
对方的手指仿佛好奇似的剥着他已经长了痂的疤。那些褐色的长条伤口会沿着茶花的花瓣肥厚身躯一路沿下折出横七竖八的直线。
他将他右肋下的那条上次被箭矢划出的痂剥开一条缝。里面有腐臭的糜烂味道沿着发白的创口表层散发到空气里。这让三成想起幸村的脸,在高潮到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近乎尸体的泛白。
惹人爱怜。这样想着,三成低头用舌尖沿着边缘舔着他苍白的伤口,然后听见上头一阵剧烈的抽气声。
“幸村殿如此可爱,的确会惹别人放心疼爱呢。”这样说着的三成,动作却是与之相反的。他伸手拉开幸村的大腿,板起腿根狠狠地往他胸口压去。即使是武将的身躯也无法柔韧到这种地步,因为疼痛而绻起眉毛的幸村觉得整个身体的神经都被曲扭起来。三成用腰带将他的大腿与小腿束缚在一起。这样三成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私处。
“非常可爱。所以我可以理解其他男人的想法。”始终带着愉悦的口气,但就是这一点让幸村感到毛骨悚然。可以称的上是温柔,但正是这一点感到害怕。
可三成并没有对他施以其他的行为,他只是同样轻柔地拉开他的腿,没有前戏地往里深入。这都是可以容忍的。只是太过轻柔,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用他的器官抚摸幸村的内壁。他的节奏控制的恰到好出,在最后可以整个倾入到对方的内壁里面。不留一丝空隙。幸村长大了口想象以往一样深重的呼吸,结果三成又用同样缓慢的速度从他体内抽出来。
那种速度太过缓慢,也太过致命。他同时用绸缎将幸村的欲望系紧,令快感逐渐累积。
三成并不是武将,但对于克制欲望这方面他同样不逊于人。缓慢的侵入与拉出,每一次都到底置顶吞没。幸村只觉得有一把火焰沿着脊椎一直埋路从下,最后沉淀在身下的那处叫嚣着焚烧要骨骼、头发、肌肤与牙齿。
三成看着身下人因为欲望而绻起的整个身躯,弥漫的粉色肌肤,扭动的腰肢并没有留情。像是自己不屑但又尚未玩完的玩具被人动了一样。或是愤恨幸村这种对任何人都不会抵抗的姿态。他这次真的要让幸村哭出来才会罢休。
又搞了几回。幸村真的是已吃不消了。断断续续带着哭腔地开始求饶。石田三成并没有就此罢休,干脆突然加快速度,直接发泄在幸村里面一次。然后又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
直到幸村整个脚都因为大堆欲望的积累之时,眼泪不受控制的迸出眼眶,有些神智昏迷的时候,才拿走了幸村欲望前面束缚的长带。幸村绷直了脚尖,快感迸发之时他手指紧紧像是溺水之婴儿,神情眷恋与濒死的恐惧混成大片意外的情绪。三成用手指探入他们深深结合在一起的部分,可以感知他内壁将自己的欲望包裹的紧紧不可松动。
人死的时候也是这样,渴求地抓紧着什么吗?
三成指尖在内壁和自己欲望之间缓缓探入,虽然艰苦但是任坚定不移地深入最内,像是讨好一般轻揉壁沿。
而在高潮结束之后,幸村脸上的表情是极为动人的。还未退去的情潮与,濒死的苍白合在一起,令三成情不自禁地宛如安抚一般亲吻他的唇角。幸村在松懈下来之时只是因为异物的进入本能地动了动腰部。三成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和手指从他的体内抽出来。

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对幸村有着不一样的情绪。但这种情感只让他觉得多余。三成伸手摸了摸幸村还未回神的脸颊然后伸手将他的衣服一丝不乱的整理妥当。像对待心爱的孩子一样。

代表夏日到来的一声蝉声传来。三成将幸村的头放在自己膝上,觉得这场景似乎十分有趣,便自然而然地微笑起来。
一时万籁无声,四周静寂如战争开始之始。

FIN
2010.02.07 Sun 22:07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站主
CZ

Author:莱格

“大侠就不能秃头吗?!”
这不过是你们这些俗人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本命:呂布/織田信長/Roymustang
無限二學院


now!
Actor:Robert John Downey Jr
CP:蜘蛛侠x钢铁侠/黎胡/福尔摩斯x华生

Abomination:英格丽是(中文名)/English(English'name)


LOGO
logo
烦了就按掉
看我心情
快說點什麽!
地雷陣

二院事故會 東成西就同人本 不瞞你們說我決定這本也窗了 米英雙人本 真三國無雙同人本趙雲中心 土豆本 啪啪大大的米英本 不買會後悔 仙四牙膏山 豆丁本 流氓本
任君選擇
有话想表白吗
歪門邪路
馬路直達
入口

Copyright © Zenith西风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