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ith西风  我还是想成为同人界最肮脏的写手没有之一

2017.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7.09.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KAK文本里的第二篇!里面的文说实话现在回头看拙劣的很|但情节我还挺喜欢的。
因为说完售而且时间过很长了所以决定放出来!
就当做新春贺礼吧!!
(内容有点多。分几次发吧||)

大家新年快乐!!



(PS:只是贺礼。买了本子的同学希望你别介意!)




CP:米英
NC:13N有
作品:APH
内容:架空设定
备注:双人志《Kill ARTHUR KIRKLAND》文本内容之一



An American Affair
美国往事





每天
有大概六个小时我会睡在一个四面墙加一扇门的盒子空间里
然后会乘坐一块移动的盒子
到达另一个大盒子里工作八小时
然后会乘坐一块移动的盒子
回到第一个盒子里
再在这个盒子里呆上六个小时
接着与新的循环连接

我时不时会想
是不是真的?
怎么活得那么的虚无缥缈?
我们怎么肯定这世界是一个世界?

你如何去断定这世界是在运转的?
你不过是处在地球-北半球-亚洲-中国-广东-深圳-福田-某路-某小区-某栋-某盒子里的一个渺小的人
然而你如何肯定你这个盒子以外还有其他人呢?
北美,南美,南极,大洋,欧洲,非洲,亚洲
全世界60亿的人
可能做着60亿件不一样的事情
你无法目睹这60亿件事儿
 
当你处于静态的时候
你的以外却有60亿个空间在运行着
你可能正在酷热的天气下汗流浃背
有人却能够在冰天雪地下与企鹅嬉戏
法国,意大利,美国,英国,巴西,加拿大,阿根廷等等等等的国家
这些名词好像每天都与你的生活息息相关
但你从哪个角度能确定这是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是存在的?



————作者:hi皮 提交日期:2007-12-28 12:35:00 访问:84 回复:0

架空设定。雷者小心。


亚瑟柯克兰是一个二流的小说家。他的小说经常处于每周末小说统计排行榜的倒数第三位的位置。也就是那种能够上榜但不努力努力两把下周就没影的地位。而这所谓的两把对于亚瑟柯克兰来说才是致命所在。
没错。他是一个言情/艳情小说家。他就专靠从小酒馆里搜集来的上流社会的丑闻或者艳史,然后再添油加醋加些情色或者谋杀片段,政治丑闻之类的,再偶尔加个黄色小笑话,凑合一本书他就可以每个月去领他那可怜巴巴的稿费了。
可是亚瑟柯克兰的雄心壮志不止与此。他想要写一部能成为经典的小说里面没有黄色笑话没有大屁股的舞女没有色咪咪的影院老板。他买回了大叠的稿纸和一个墨水笔,抬头看了看外面如脸盆浇灌的瓢泼大雨。在纸上写下了他这个经典小说主角的名字:阿尔弗雷·F·琼斯。

阿尔弗雷·F·琼斯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暴发户。他身上具有一切美国如今暴发户的特质:热情开朗一往直前抱有激情,自信好争强斗胜什么都想拿第一,但缺乏必备的绅士修养。总而言之他就是那么一个古老英国对美国固有看法的典型存在。
他喜欢吃没营养的垃圾食物并且甘之如饴,个性外向所以能和所有人交流。他是一个暴发户。
亚瑟柯克兰沾了沾水笔,想了想把“他是一个暴发户”的字划去,跟着在后面写下一句“他是一个牛仔。”

一个牛仔,再配上一个风骚的寡妇。两个人在一片粗制沙砾的戈壁中对抗马贼,他们无法抵抗荷尔蒙的诱惑坠入了情网。结果寡妇的身份是英国一家没落贵族的大小姐。两人身份悬殊但是无法阻挡他们相爱。这个时候马贼的大部队到了。在铺天盖地的落日黄沙中,他们的命运……

就在作家写到兴奋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故事和他平常写的小说没什么两样。他愣愣得看着眼前的白纸字底下就被羞愧的怒火冲昏了头,他将纸揉成一团掷了出去看它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了下来。于是他决定在故事里加一些哲学意味,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一个充满了哲理的故事。一个平常的男人,然后遇到了一些不太平常的事,再然后……他得到了这个世界的真谛之类的。
其实大致的剧情亚瑟并没有想好。但是他非常急迫的想要写一本名著出来,这种想法好像一只爪子似的紧拽住他的胸口逼的他一只一只地抽烟停不下来。
正如我们所知,亚瑟柯克兰是一个死不认输固执倔强的男人。所以尽管他头脑空空他还是咬着牙硬上开始写这本永世不朽的巨作。
**


阿尔弗雷·F·琼斯,他仍然是这本书的主角。他有一头枯黄的头发,戴着眼镜,喜欢吃垃圾食品。他拎着他的行李——一个积满了灰尘的皮革小包从美国底特律这个美国汽车城来到阴沉雾气终年弥漫的伦敦。他不喜欢伦敦的气候,他一踏上伦敦的土地就开始无限怀念起天瞎地的底格律来。
肮脏混乱的底格律,终年高举着色烟囱的工业城市,金属敲打的声音,酒气冲天的白人与满身油腻的人。宰杀鱼肉、烟草、各式发音方式的英语、雪茄、啤酒。
可是阿尔弗雷并不是那么没有理想的人。瞧他,充满了美国青年人特有的干劲。给他一个汉堡包他似乎就能征服世界。
所以他豪情壮志地去和他新的邻居打招呼。征服世界先从你的邻居开始做起——他酗酒死去的父亲是这样告诉他的。
可是他随即发现这并不容易。他的新邻居——仿佛是整个伦敦更不如说是英国的所有传统集中在这一个人的身上。
和这个城市里所有破落的贵族一样,家道中落却依旧富有所有绅士应该所具备的良好传统。金色头发的亚瑟柯克兰。

**

作家亚瑟柯克兰打下这个名字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他内心的某种情绪忽然占有了他那个可怜的脑袋。因为羞愧——除了之外还有什么呢,他脸红了一下。可他不能战胜此刻心中那不可言说的巨大兴奋,他笔顿了顿继续写了下去。

**

英国绅士亚瑟柯克兰对于新邻居的招呼非常的傲慢。他几乎是用鼻孔来看人的。
他是先用他漂亮的翡翠眸子(他们真的要比阿尔弗雷这辈子所见过的任何一颗绿宝石都要漂亮)从头到上打量了一下他的邻居,阿尔弗雷注意到他的眉毛非常特殊——他们浓的像被炭笔画过了似的。等他注意到因为油墨而搞脏的袖口——阿尔弗雷现在在印刷厂做工人。他蜷起了他的眉头而且没有往后退一步让他的邻居进来,他连这个意思都没有。

我们之前说过了,阿尔弗雷充满了冒险精神,但并不表示他缺少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实际上他敏锐极了:他这就发觉出了他的新邻居并不喜欢他。或许比这还糟:他鄙视他。
但他并没有退却,他伸出的手甚至没有退回的意思,他的笑容反而更灿烂了些。我们的标准英国绅士亚瑟柯克兰苦恼的发现:他的邻居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那如挂在墙壁上从他祖上流传下来的肖像画一般的良好教养让他不得不伸出手应付地握了握对方的指尖。

阿尔弗雷感到满意极了,尤其在他的邻居脸上看到了那么丝痛苦却无法拒绝懊恼的时候。他内心的恶趣味得到了那么些满足。于是那些因为被鄙视的不快也荡然无存了,他还开朗的邀请他的邻居到他家里吃他从楼下小店买的烩鱼三明治(他注意到他的邻居家里没有开火的迹象,他显得贴心并且殷勤)。可惜他的邻居貌似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他表示自己还没到吃下午茶的时候,而且他刚吃过上午茶。

绅士亚瑟柯克兰穿着笔挺的背心夹克,锁着眉头一再拒绝工人阿尔弗雷的殷勤邀请。他看起来痛苦极了——不得不忍受对方身上一股浓重的油墨味道和那一股美式英语,这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折磨;可他却还因为他那与生俱来的礼貌和风度对对方的话作出一一回应。
“不。不。谢谢。”
他的右脚忍不住开始小范围地碰撞他的左脚。
“不。谢谢。不。”
他多么希望对方能发现自己的拒绝和窘态啊。但他的邻居却还站在那里夸夸其谈,他不该指望一个不是绅士的家伙能够为他人着想。
“抱歉。我要休息了。我想你也应该去品尝你的三明治了。它们想必都凉了。”终于忍不住地率先道别,亚瑟柯克兰干净快速的说完再见之后下一秒就关上门,结果他糟糕地发现对方非常粗鲁的。是的粗鲁,他居然用肩膀和一只手顶住了门。
我们的破落贵族亚瑟柯克兰先生为此毫不掩饰地紧了眉头。他还在考虑要不要为这个粗鲁的家伙而恪守礼貌与风度——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真是一个有礼有节的人。
“啊话说,我的家里没有加热的设备。你知道我还才刚搬过来……所以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们的绅士亚瑟柯克兰开始有点后悔他刚才关门力道不再大些——他现在就要在这里扬起眉毛等候对方的下文了真该死。
“……可以借您(他故意的加重了这个字,亚瑟柯克兰认为自己并没有听错)家的炉子一用吗?”
再多的容忍也只有这样了。
破落的贵族扬起了他粗粗的眉毛用他认为最恶毒的话语,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我对您有一个更好的建议。每周三的下午公寓楼下最西边的角落,我想您花一点到那边找找,一定会找到适合您用的东西。”他的反击也显得格外彬彬有礼。
而我们的阿尔弗雷因为刚刚搬来对这里的地形并不是非常熟悉,因此他花了一点时间来理解对方话中的内容。结果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正是这个小区唯一的垃圾堆砌场的时候,他可敬的邻居已经将他的脚排斥在他的空间之外还狠狠的关上了门。

我们的主人公并没有因为对方失礼的举动感到沮丧或者愤怒,他对着对方紧闭的大门吹了声轻佻至极的口哨。
“这位伯爵的大门关的和他的裤拉链一样紧。”

在他去酒吧的时候他特意去问了问其他人。酒保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一个高大热情对任何人都敞开心扉的法国人关于这位贵族的信息。得到的讯息大同小异,甚至有些是泛黄的八卦资料。
比如他是哪位已故伯爵的私生子,他的祖宗三代可是标准的英国人,光光这点就应该让人诧异了。他的厨艺非常不好,甚至到了糟糕的地步,相比之下他的味觉格外宽容。他居然还有个不是英国的朋友。是的就是我们的酒保弗朗西斯先生。他们以前住在同个街区,小的时候还脱了裤子比较命根子的大小,输的人总是会拉着裤子哭着脸跑回家,然后下次在街角放个狗屎做为报复。
酒保弗朗西斯一边擦着酒杯一边畅怀古今。他的金色头发都要泡在发酵的鸡尾酒里了。
可是比起弗朗西斯越老越落寞的境况相比,亚瑟柯克兰先生还能靠他的远方亲戚的遗产过上日子。
对于邻居的好奇也就到此了,阿尔弗雷先生喝了两杯啤酒就把他那臭着脸的邻居从脑海里甩到了一边去。对他来说这种生活在过往荣光里的人是没有什么指望的,他还想从那老是落墨的纸堆上看到他的未来呢!

实际上,他也不需要为他生疏的邻里关系着急。他和他的邻居尽管只隔了一条走廊,但他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印刷工人阿尔弗雷干活勤快而且还不惧怕加班,他天生具有过分活跃的动手能力。他还有那么一群在工场或者酒吧里结识的朋友!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时候凌晨才能回他的屋子。还有时候,他会带着已经喝滩成一团泥丧失行走能力的同事或者朋友回他的家休息。这个时候无论几点他们都会吼一些时下流行的歌曲。
从“我可爱的家乡”到“我的姑娘拥有最棒的大屁股”他们全部都能唱。
他们都是一些特棒的小伙子。可是这对于隔壁的旧贵族亚瑟柯克兰先生来说这些完全不亚于一场噩梦。
想想他在经历什么?每当他在拉小提琴的时候、在听胶唱片的时候、在品尝刚泡好红茶的时候、在看刚买回来小说的时候甚至在他准备入睡的时候!那些可怕的噪声,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私人空间中,还不加节制甚至越来越晚!
只是他每次想要出去和事主交涉的时候,他最后总是选择了放弃。这当然不是因为胆怯——我们可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只是他觉得他与他的邻居阿尔弗雷先生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沟通问题。他深深地怀疑对方无法与自己进行最基本的沟通。
一个从美国来的印刷工人。他一想到他身上那重重的,汗水和油墨混在一起的味道与他那满满是街头俚语口音的英文他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当他被那些粗鲁的严重走调毫无美感的叫声(他们也许认为这是歌声但在亚瑟柯克兰先生听起来他们和猫被割草机碾过的声音没有什么区别)再一次在凌晨2点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知道他必须要和他的邻居好好谈谈了,无论他有多么的不乐意。

阿尔弗雷对于他可敬的邻居亲自前来拜访很是吃了一惊。他甚至连衬衫都没有穿。他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亚瑟柯克兰的印象更为糟糕:一条白色上面沾满汗渍已经泛黄了的背心,一件土黄色的牛仔外套,还依稀能看出土绿色的旧军裤。他看起来糟透了,他的身上甚至还带着过夜酒气和呕吐物混在一起的可怕味道。
如果是平时的亚瑟柯克兰大概就会马上皱起眉头走远。可是今天他必须克服这些和他的邻居好好谈谈。以至于他不得不拿出更多的注意力让自己不当场捂好嘴巴和鼻子。
“对不起。我知道是早上8点钟,我希望我没有打搅你的休息。可是我想我们必须要好好谈谈。”他试图让自己的句子更为口语化。
“我们?谈谈?哦当然为什么不呢。可是真抱歉,你看我现在这样。实际上我向你保证我只喝了一点酒……就一点。”阿尔弗雷对于他邻居的到访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他注意到他的夹克,上面有不知名液体的余渍。
“这并不是我干的。你看,”对方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并试图作出些解释,对他:“我家里还有个人,昨天晚上他喝醉了甚至无法走路,所以我只好将他带回来否则弗朗西斯会用他的头发来擦那些酒杯。”
绅士在听到酒保名字的时候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可是他掩饰的很好,而对方也没有发现只是在笨拙地解释着这次糟糕的醉酒。他甚至打开门让他看看他家里的那个同伴为他的话做注解。
可惜这位绅士并不在意这些,他根本没有兴趣踏进他的房间半步。
他皱起了他的眉头,他试图和这位印刷工人再次做次并不成功的沟通。
“不。我不是为这而来的。实际上,我对这些也没有兴趣知道。这是你们的私事。”他抿了抿唇,阿尔弗雷终于停止了解释闭了嘴哦了一声。
“好吧那么,请问您过来的目的是?”

亚瑟柯克兰注意到对方在讽刺的时候很喜欢用敬语,他并不是傻瓜他当然会发现这点。对方甚至扬起了眉,表现出一副放松的模样靠在门榄上。
“我理解工作后的休闲放松活动是必要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将脑海中深思了好久的措词一一讲来。“喝杯酒。这很好。但是能不能将时间稍微提前一点。你们打搅到我的休息了。”
阿尔弗雷注意到他的邻居下定语的时候喜欢抿嘴唇,他的嘴唇实际上并不厚,这个动作会给人带来主人格外冷淡的印象。
当然也的确如此。他的邻居不喜欢人际交往,他甚至不怎么参加社区活动。他对于他迟归的举动感到不满,但又不放在心上,最后忍无可忍才上门。他说不定在心中已经对这行为拟了一篇缀满了注脚的发言词呢!
看着他的脸,他试图要表现出格外冷淡的样子,但对于自己的动作并不能保证无动于衷,他刚才好几次想对自己说出讥讽的话语,但因为有求于自己而隐忍下来。估计他在肚子里早已叽歪好久了吧。

阿尔弗雷并不是一个能够隐藏自己情感的人,不如说他不喜欢这样做。他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来,也不顾对方诧异之后满满紫色的一张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还在听呢您继续。”他咳嗽了两下非常生硬地结束自己的笑场,而可怜的亚瑟柯克兰早已被他的笑声搞得十分火大。他甚至连继续谈话的兴趣也没有了。他板着铁青的脸迅速结束他的话,说到:“那就这样。希望你以后能注意点。”他抿了抿,大概过了2秒钟,一个“再见”终于从他嘴里挤了出来。

阿尔弗雷愣了2秒之后,像被触了开关似的再也没有掩盖的狂笑起来。他笑的动作如此之大,甚至弯下了腰还居然伸手拭去了眼角的液体。这下彻底触怒了我们可怜的贵族亚瑟柯克兰先生,他的脸此刻就和炉子上的铁壶一般。如果有人现在伸手去碰一碰他,说不定会有铁屑从上面落下来。
他几乎是盛怒地拂袖而去。他摔上门的声音之大都令整座大楼为之发抖。而我们的主人公此刻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依靠着他的门框瑟瑟发抖。

从此以后,这对邻居连最起码的招呼也免了。这当然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单方面的。他甚至成功地错开了与阿尔弗雷的起居时间——原本他们早上拿牛奶的时候还会碰到的。而阿尔弗雷尽管有心却没有时间来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他在那个工厂里获得了晋升。他已经不再是个工人而是个管事了。
这还是他来到伦敦这座城市不到2个月里的事,事实证明阿尔弗雷这个好青年的确前途不可限量。
2010.02.13 Sat 14:29
No title
第一段盒子的故事吓了我一跳……它居然写出了俺家盒子所在市区|||||这巧合可真吓人呢
From:受到惊吓的路人 URL 2010.02.16. Tue 04:39 [Edit]
No title
别怕(小黄鸟摸头 大年初三的即使是巧合也不慎人!
From:莱格 URL 2010.02.16. Tue 21:03 [Edit]
Name
Mail
URL
Title
Message
Pass
Secre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する
Top

Trackback URL

Top
站主
CZ

Author:莱格

“大侠就不能秃头吗?!”
这不过是你们这些俗人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本命:呂布/織田信長/Roymustang
無限二學院


now!
Actor:Robert John Downey Jr
CP:蜘蛛侠x钢铁侠/黎胡/福尔摩斯x华生

Abomination:英格丽是(中文名)/English(English'name)


LOGO
logo
烦了就按掉
看我心情
快說點什麽!
地雷陣

二院事故會 東成西就同人本 不瞞你們說我決定這本也窗了 米英雙人本 真三國無雙同人本趙雲中心 土豆本 啪啪大大的米英本 不買會後悔 仙四牙膏山 豆丁本 流氓本
任君選擇
有话想表白吗
歪門邪路
馬路直達
入口

Copyright © Zenith西风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Flug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